焦大自媒体——互联网创业及qg111钱柜娱乐平台营销媒体!
qg111钱柜娱乐平台排名

IDG熊晓鸽:未来的爆发点在脑科学

时间:2016-08-14 00:17 来源:网络投稿 作者:陈冇
“他们说你怎么还整天干劲十足,我说我就是一个90后,92年回国创业嘛,永远保持一个年轻的心态,总在想,现在有什么样的技术,未来有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公司能够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影响和贡献。”   投资未来:内容、技术和脑科学 IDG熊晓鸽 我今天的题目不是来谈基金,不是谈怎么赚钱、怎么回报。而是投资未来,未来哪些技术领域值得我们关注、值得我们去投资。   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谈投资的话是就是怎么挣钱、IR、回报率有多高。对我们这些做投资的人来讲,刚开始的时候一定要关注IR,只要是管资金的永远要关注IR。可是呢,最重要的一点是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讲,我们想干一个什么样的事情?   其实有很多人不太理解,我们这些做投资的经常都在琢磨:五年以后,十年以后,世界会变得怎么样?哪种技术会在其中起到很大的主导作用,能够改变人们生活的质量以及我们工作的环境等等。也就是说,我们做投资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寻求一个很高的回报,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们会感到很骄傲,就是我们对社会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我们投资的公司对于这个社会,你们看到的是他有很好的产品,创造了很多的就业机会,给国家带来了很多利税,这都是好的事情。但是我们可能觉得更骄傲的一点是某些技术出来的比较早期的时候,一些主导的技术在刚出来的时候我们投中了这样的一些公司。   咱们现在都知道一个词,叫做独角兽、或者说黑天鹅,你去寻找这些黑天鹅、独角兽的出现会发现有一定的偶然性,也有一些必然性。必然性就是一个技术形成了主导作用在某个时期,第二是你有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去支撑他的发展,而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我们的用户的话呢会越来越多,在生活的每一个个层面都会用到这种技术。那么,我今天在这个论坛上想谈谈对两个方面的几个思索。   前段时间呢,吵得非常热, VR, AR等等这种技术,我来谈谈我们对这个技术是什么样的看法,这就是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投资未来的内容、技术、最后一个叫脑科学,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VR让太空探险轻松实现   我做记者出身的,我之所以走上做风投的路就是因为我在美国,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在做记者,一个美国的电子行业的主流杂志,我做这个杂志的记者做了三年。刚开始是办中文版,89年这个杂志中文版停办了,我就去英文版,去跑硅谷,跑波士顿的电脑公司,在那个时候对我来讲,我真正的第一次知道了美国的什么叫创业的公司,知道什么是风险投资,也知道两者结合创造了一些很牛的公司,所以后来我回国走上了做风险投资的道路。IDG资本,92年我回国来融资,93年成立的。   做记者有一个本事,就是把技术的东西用一个大家都能够听懂的语言说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我试图用我所理解的语言来说明一下VR是个什么东西。VR翻译成虚拟现实,其实他真正要做的我个人认为是让人们体验一些不能体验或者是没有体验的一些事情,其实我们看到的电影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个VR,他就把一些让你没办法去体验的东西去体验,我们现在一谈到VR就是戴个眼镜去看,实际上呢虚拟现实谈到的还是一个体验,现在谈到较多的是我看这个东西眼镜比较难受啊等等。   怎么样把这个内容和工具好好地结合起来,给我们这个受众和个人带来他平常不能体验到的一些事情,简单的说,世界上很多的事情不需要人亲身去体验,也能够如临其境的去体验。举个例子,我们都觉得登山很了不起,登珠穆朗玛峰更了不起,现在来讲登珠穆朗玛峰已经太多了,很多人都登上过,像王石就登了两次,业余的登山运动员都能够爬上去,就没有像早年那么难,但是呢,登珠穆朗玛峰挺难的,你要做很多的准备,花很多的钱,而且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大家知道前不久,出现了很多危险的事情。   有了VR这样的技术,就不需要去登珠穆朗玛峰。现在我穿这个T恤是国家地理的,IDG还有一个业务是做出版,我们这个国家地理的同事就开发了一个VR的东西,我的体验就是从登上珠穆朗玛峰开始,放眼看去,体验非常的好,而且没有任何风险,但是完成这个体验是在我的办公室完成的,那天早上我还看了一个电视,说登上珠穆朗玛峰的有一千多人,其中最多的是珞巴人,是登上珠穆朗玛峰最多的民族,同时也是死在登山路上最多的。当然,他们不是作为一个运动员,他们是做一份工作,做向导帮人家扛东西,死在登山路上。我就想,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呢,没必要,其实不需要那么多人去登珠穆朗玛峰,而且还会带来一些污染。   那么,我说的这种感觉,未来是否能让很多人接受呢,我有一个朋友叫喀麦隆,他是《国家地理》签约的一个拍摄导演,大家知道,他导过《泰坦尼特号》,还做了3D的电影,还导过《阿凡达》。他前年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潜到海底去探险,去海沟,也是跟《国家地理》合作的。他是《国家地理》签约的探险家,上次来到中国还到过我办公室,我们聊,那时候我觉的蛮好的,但是后来想到VR的技术,我就在想这好像不应该去做,为什么呢?他做这个潜水的东西花了1600万美元,而且,最可怕的一点在下海前的前一个礼拜,因为直升飞机失事,两个摄影师死了,有我们这种技术的话,到海沟底下去探险,根本就不需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任何一个生命的代价。   我觉得如果他知道有人会死的话他不会干这个活。 现在有些富人要到太空上去,我觉得也不需要,以前,有人做飞船,要到太空去,要1500万美金,可能还有生命危险,那么平常人没有必要去干这个活,很多大众同样对大海深处,对太空会有好奇心,我们能不能让他们去体验这个东西呢?这能不能做成一种工具?   VR的技术就是让大家体验到他们不曾体验不想去体验而又无法去体验的一些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的虚拟VR的技术都能够实现,能够做成很好的产品。   那就是说,怎么把内容跟他很好的结合起来。我认为,我们投资未来这种技术的话,我们现在更多的把握放在技术上面,而又把什么样的内容和人们真正的需求结合起来,这是我认为我们现在的一个缺点的地方。   AR的市场是2B   AR叫增强现实,增强现实是干嘛呢,我认为就是辅助现实的一种体验,比方说我们现在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啊,像汽车碰撞啊等等这样的事,最近大家都在谈特斯拉出事了,我不是认为电动车不该做,但无人驾驶这个系统一定是未来要做的一个事情,为什么呢?   其实我们讲自动的导航需要很多信息让他们提供。但是这个车辆,通过技术的手段一定比人更厉害,人会疲倦,会打盹儿,但在技术手段上,我们早就实现了很多,比如我们发射卫星,卫星发射上去,上面还有流星,太空上面还有东西冲过来,它一定要躲避,躲避这个技术非常高,这种速度完全不是一个汽车可以对比的,我觉得像这种方面的话,AR在现实中的应用应该花很大精力去做。   但也还是说,我把它应用的东西和现实的东西怎么样辅助它增强他这种体验,比方说我现在就特别想我的汽车有一个很好的自驾系统,就像我们现在的飞机似的,大家都知道,飞机是只有在起飞和下降的时候驾驶员在操作,真正平常飞行的时候全是自动的,你想咱们有无人机,这种无人机的起飞和下降本身就全是遥控的,所以我认为像这种很多的应用,它怎么应用到我们的现实中间来,使他们在今后的5年或者10年都成为社会的一种主导技术,而我们的汽车都很安全,我们的飞机当然就更别说了。   像这种应用是非常非常多的,我们就希望投资这样一种未来,把内容和我们现实的感官作用紧密的结合起来,尤其是说帮人去做一些事情,这就谈到了人工智能,简单的谈一些例子,你比如说我们的一些人工智能,取得一些信息,像天津爆炸,这个时候又有毒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像这个时候,你用很好的机器人去采集各种信息比人去要好的多。   我有时还会看到,比较有意思一点,我们在机场看到警犬来找毒贩子,但是你觉得这个狗的鼻子能比技术厉害吗?我觉得完全不可思议的,训练一个狗能够闻出毒品和爆炸物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像这样的事情技术一定比人要做得好,所以在AR方面,我们可以更关注一些2B的市场,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未来五年我们是不是不需要警犬了,换成机器人,我认为这个AR的技术一定能改变它。   为什么要去投资脑科学?   好了,又谈到我过去说的最多做的最少的脑科学,左边这个楼(PPT图片)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麦克文董事长在公元2000年捐了3亿五千万美元建的一个脑科学研究院。在他成立的第三年就有一位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我为什么来清华来的很多呢,在清华100周年之前,当时的朱镕基总理向麦先生提议,麦先生是MIT的校长,开玩笑说我们在美国说MIT是美国的清华,大家谈的很开心,就在清华百年大庆之前签了一个协议,给清华捐赠成立了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在生命科学院那个楼里面。我是他们的董事,已经成立四年了,我也来了很多次,研究院确确实实出了一些非常好的成果。   为什么做这个事情呢?其实我们做的很多的事情都是在模拟人脑里面能够做的的一些事情,都是在处理信息。人脑的话是通过我的眼镜、鼻子等感官把信息拿过来,通过我们去看书、读书、学习。那些知识在脑子里经过处理,实际上是有一个搜集信息,处理信息,使用信息的一个过程,我们做这个事情不是为了做生意,而会为了公益。在这个过程中演变出很多很多的事情,当然包括对于疾病的一些治疗。我的母亲在我大学期间死于脑溢血,当时我看了很多脑神经内外科的书在捉摸,那种疾病现在来看是个很小的事情。   还有一些,现在有很多硅谷的投资人,他们把钱捐到这里面去,很重要的一点,他们担心他们的孩子,为什么?现在发现孩子的多动症越来越多,发现情商在降低。为什么呢?玩游戏的时间太多,玩IPAD的时间太多,他把更多的关注放在跟机器打交道的时候,而不是跟人打交道。他面对这个社会,面对人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讲话,也不知道怎么沟通。他们都非常担心,尤其是有男孩子的家庭甚至都会担心他以后知不知道去追一个女孩子,为他的未来担心。   所以说我们的技术为我们的带来了很多欢乐,我们可以玩游戏,也是虚拟技术的一个延伸,可是他带了了很多社会的负的作用,怎么去解决这个事情呢,所以说脑科学是我们专注去投的一个事情,这个不是一个商业的投资决策,是一种公益的投资。   最右边大家可能看不明白是个什么东西,这是6月28号我个人捐赠的一个雕塑,就在麻省理工学院脑科学研究院进门的那个地方。这个东西都是脑神经单元组成的,不锈钢和合金的,外面包上了一层黄金,是永远发亮的,这是我捐赠的纪念麦先生的一个纪念品,麦先生在两年前过世了。这个东西从楼上看下去就是一个人脑,所以,在会上很多人参与的话,大家都会认识到脑科学。   我们这个脑科学研究院,已经成立了16年,出了一些成果,里面有一些中国的学者,包括清华的一些学者在里面做研究的,那么确确实实对未来,我们谈到了这些技术,他们提出来很好的的想法和技术,当然,这种技术要成为应用领域的技术还需要很多年,所以呢,我大概对大家说一下,就是我们做投资来讲呢,既要关注近的未来,做怎样的投资像刚才谈到的AR、VR,,他们解决什么样的问题,那么,对未来的十年乃至二十年,我们这个技术,尤其是对脑科学的认知技术等等相关的技术发展,我认为一定会出现一些很了不起的东西。   我要说的是什么,我们做投资的,不仅要关注挣钱,不仅要创造很多的公司,创造很多的就业机会,对社会做很大的贡献,同时要关注这个技术,未来的技术在我们的社会中间能够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他们说你们么还整天干劲十足,我说我就是一个90后,92年回国创业嘛,永远保持一个年轻的心态,总在想,现在有什么样的技术,未来有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公司能够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影响和贡献,这就是我们想做的,也是我今天想说的。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焦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