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大自媒体——互联网创业及qg111钱柜娱乐平台营销媒体!
qg111钱柜娱乐平台排名

微信公众平台与独立应用哪个好

时间:2016-05-13 19:32 来源:网络投稿 作者:keso
上次说到微信朋友圈的推出,是微信向社交网络服务的惊险一跳,很多人不同意:由通信拓展到社交,很容易想到,也不难做到啊,惊险在哪?   容易想到的事,却没人做到,不是因为太容易,而是因为太难。手边的例子是QQ和QQ空间,这不是通信向社交扩展吗?是,但这是两个独立的产品,尽管QQ是QQ空间的关键入口,并共用QQ的用户关系链,但两者有各自完全独立的产品形态和产品逻辑,用户也会分别看待和使用这两个产品。就像在同一条河上,一座桥和一条船,分开没问题,合在一起有多难?   通信是一个工具,你收到好友的消息,会去查阅并回复,在不需要通信的时候,通信工具并不存在。SNS是一个场景,你对SNS的使用是主动的,并不需要一个事件来唤起,这种使用可以是随时随地的。通信是所有人的刚需,而社交却未必。一些特葛的人至今仍在使用诺基亚功能机,仅使用电话和短信功能。   另一方面,用户对通信关系链和社交关系链的理解,也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就是一个安静的通讯录,后者则是一个好友动态发生器,用通信的关系链,来随时发生社交动态。本来以为是个通讯录,结果通讯录中不时跳出XXX发了一张照片,XXX转发了一篇文章,这无疑会严重挑战用户的心理疆界。因此,从通信向社交扩展,是对产品属性和用户习惯的重大改变。尽管微信团队从不让任何现成的定义束缚自己的想象,但这一跳还是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微信4.0发布后,很多人质疑朋友圈功能抄袭Instagram或Path,张小龙如此回应:「他们看不到朋友圈里有机和精妙之美,看不到这是在IM关系链上做SNS的风险极大之尝试,以及我们如何规避这种风险;看不到接口公开接入第三方内容后可能的变化。当用抄袭来掩饰自身平庸而拒绝思考时,他们和我们的差距正在拉大。」   事实证明,这一跳惊险但是完美,「朋友圈」这个普通的词汇现在有了惟一的指向。与朋友圈的这一跳相比,公众平台的观念简直天才得让人目瞪口呆。2012年8月23日,微信公众平台正式面世,这时距微信第一个版本发布仅仅过去一年半,距朋友圈发布不过4个月。   早在公众平台发布之前,我已经注意到一种特殊的微信账号,这种账号不需要像普通微信号那样必须双方互为好友,任何人都可以单方面关注这种账号,这种账号则可以向所有关注者推送消息。在公众平台发布之前两个月,杨幂就在腾讯微博上公布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   公众平台就是微信版的开放平台。开放平台的理念来自Google、Facebook等美国公司,尤其是2007年发布的Facebook开放平台,通过开放自家的用户身份和关系链、接口、工具、协议、框架等资源,让成千上万的第三方开发者为Facebook用户开发Apps,Facebook几乎定义了基于社交关系的Web开放平台的标准。   微信公众平台想必是认真分析了Facebook平台的得失,平台边界力求发散普适,权责边界力求收敛清晰。公众平台面向的不仅是专业开发者,就连我这样的在网上写字儿的人,也可以成为公众平台的合作者。针对不同对象的不同需求,公众号又分为订阅号、服务号、企业号等。到目前为止,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应用数量,大约都在200万量级,公众平台的账号总数早就突破了1000万个。公众平台这个天才创意让微信在短短三四年内,成为一个跨平台的超级平台,OS之上的OS。   有了公众平台,一大批独立应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的一些朋友原本计划开发独立应用,现在他们更愿意将有限的开发力量全部投入到服务号的开发上。由于公众平台自带用户身份、支付工具、营销渠道等独特资源,并且跨平台,这让公众号在很多领域有着独立应用无法替代的优势。   一位好友,一个自媒体,一家银行,一个餐馆,一只智能手环,一台智能相框,一个自己所服务的企业……在微信看来,所有这些都是你的「联系人」,是你和世界之间的接触点,微信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分开的、孤立的接触点都连接起来,并依据不同的场景,与你产生关联的意义。   微信团队是最具野心的团队,同时又是最节制的团队。这个团队既有腾讯整体低调内敛、用户价值导向的特点,又有张小龙个人性格和价值观的深刻烙印,既聪明又善良,并有一点小小的高傲。那些了不起的创造,出自这些人之手,而非聪明的坏人之手,是一种必然。   前PayPal总裁大卫·马库斯前年跳槽到Facebook之后,就有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把Messenger打造成一个连接一切的全新平台,并把不同的服务包装到对话中。看来看去,Facebook要做的,概括起来就是微信+人工智能,而且我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人工智能仅仅是一个噱头,所以直接了当点,Facebook要做的,就是微信。当然他们羞于承认这一点,他们只是笼统地说,启发他们的是亚洲正在发生的这些事——「绝不仅仅是微信」。   Kik CEO Ted Livingston不太给马库斯面子,他说Messenger用户太老了,自家的Kik更有机会:「如果你问我,或者Snapchat的Evan Spiegel,我们都会说这句话:我们想要成为西方的微信。」   去年10月,Y Combinator的总裁Sam Altman在Twitter上发表了对微信的看法,并表达了对创业者在海外复制一个微信的期待:「对于美国,微信将是一个巨大的机会。Twitter本该主导这件事但它们很可能不行了。你们任何人想做此类创业公司,我有一些想法!」   微信的推荐文章 Sam Altman的推文   你会奇怪,为什么这些北美创业者、投资人没有想过微信直接进入他们的市场?也不光是北美,在其他西方市场,微信的优秀并没有让它取得中国市场这样的成功。这就要谈到中国品牌的相对弱势,大多数中国品牌都会面临这个问题。中国货质次价廉是个由来已久的偏见,中国人擅长山寨天下谁人不知,强势政府对信息审查的过分偏爱也早已名声在外,这些负面认知,加上西方世界固有的傲慢,以及刻意的意识形态渲染,对中国品牌,尤其是IT品牌的国际拓展制造着重重障碍。倘若是收费产品还可以利用价格优势,免费产品则几乎没有任何可以依托的东西,惟一可以依托的,就是你比竞争对手做得好太多。最好的例子或许是华为,但不要钱的微信难度显然要大得多。   这就是微信不得不面对的外部环境,我希望微信团队保持住他们的野心和节制,聪明和善良,去完成下一个更伟大的创造。   在短短的五年中,微信定义或者重新定义了「摇一摇」、「扫一扫」、「红包」、「赞赏」甚至「媒体」、「电视」。微信已经深深地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工作和商业,而且还将改变更多。   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岂止。你和世界,相互期待。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焦大
回到顶部